建队基石7冠射手弃科比选邓肯 巴黎银行赛瓦林卡顶住反扑
来源:优德S出品    2013年07月18日

《元尊》

第一章曾经的天才(求鲜花)

深夜跪在禁地前不停的呼唤着咆哮着。

此时已经是深夜。整个练武场一片出奇的宁静,忽然间一声巨响,一块硕大的大理石被薛麟震落了下来。伴随着大理石的声响薛麟也在喘着粗气,伴随着薛麟这声声的粗喘瞬间夜的宁静就被打破了。

看着自己的右手,仍旧闪烁着死死红色的气息,薛麟一丝艰难的哭笑由不得自己就笑了出来。“两年了,我依然在这个阶段,两年了!难道我真的不是修真的材料,难道我真的不行?”

薛麟回想起来自己五年的努力真的是付之东流了,曾经的天才少年现在落魄成为这个样,怎么不会叫人耻笑呢。即便自己知道功名利禄对于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可是自己想到自己的母亲,难道现在就该放弃了吗?薛麟不甘心的仰头怒吼道:“为什么这时为什么?”空谈谈的夜空仿佛也被薛麟这一声震破苍穹!

“噗通”一声,薛麟沉重的跪了下来,这个时候的薛麟真的累了,好像这样倒下之后就不在起来,远离这个世俗纷争的世界远离这个人事生生的世界。周围呼啸的风声任凭的吹过。

五年的时间薛麟就没有冲破自己的最后的一道屏障,始终停留在元力门徒的境界。就没有凝结出元力师的标志“元婴”。

在整个家族中薛麟自己明白,如果在十四岁的时候没有凝结出“元婴”自己就会招来家族的耻笑,会被家族逐出肖家,永远不得踏入肖家,肖家是不为废物敞开大门的。

薛麟一想道这里就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是一无所有,十四岁的对于别人是快乐的,而自己的童年就是在练武但中度过,十四岁也是自己证明自己的时候,十四岁也是自己可以进入内门的时候,而现在呢,一切的一切都好像和自己无缘了。即使曾经的自己是家族的天才,如果没有实力证明自己也无一被列外。

想到这里,薛麟的瞳孔一缩。明天就是自己证明自己的时候,明天就是自己十四岁,想到这里薛麟无力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十四岁就是家族每年对这个年纪的孩子进行检测的时候。如果没有通过自己将会被家族逐出,永世不得踏入肖家半步。身为外族的薛麟这个时候知道自己的身上的档子有多么的重,薛麟一想到这里就满怀的心痛,心中也是一阵阵的惆怅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静静的瘫在了冰冷的地面上,思绪被拉得好长好长。

肖家,大明国中低位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元力家族。千百年来依照着超前实力的存在整个中原中。千百年来就是应为家族中人才辈出,每一代都拥有好多的元尊出现,庞大的家族体系延伸到大明国各个领域,在整个大明国中被封为国家的护国公。这么庞大的家族怎么能够容忍家族出现在十岁都还不能够凝结出元婴的人呢。纵观千百年以来这样的人就是比上整个家族中元尊高手都要少的可怜。

再者庞大的大明国为了安抚下肖家这么庞大的家族,也在大明国的西北部给肖家划下了一片比较广的实力范围。可见大明国是对肖家的重视。

也就是因为肖家在大明国中显赫的地位下,历代的家主就规定了一条法则“凡是肖家所有的弟子在十岁的时候如果没有凝结出元力师的象征物-----元婴,就会被家族永远的驱逐”可想而知肖家在整个大明国中显赫的地位不仅仅是吹的,是靠实力,只有实力才能在这个家族中有说话的余地!

薛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外族的弟子罢了,若不是自己的母亲是肖家有一席的地位自己现在还能够在这里生活吗。每天的每天自己都生活在家族人的异样中度过,可是有一天家族的家住肖彤发现自己惊人的天资,就此不知道摒弃了前人的看法,对自己百般的调教。在自己八岁的时候就凝结出了常人凝结不出来的元晶。被家族看重着说自己是家族未来的顶梁柱。曾经自己在家族中是多么的分光!

可是这个时候自己的母亲却被家族诬陷被永远的关了起来,年纪才八岁的薛麟怎么能够知道这从中的秘密了,只是家主肖彤给了薛麟一块可以进入家族禁地看望自己母亲的令牌,肖彤和薛麟讲自己的母亲是闭关修炼,年纪善小的薛麟怎么知道母亲是被关了起来。自己每天还是依旧拿着肖彤给予的令牌自由的出入着禁地,可是时间不长始终只是包不住火的。事情终于败露在自己面前。

承受着母亲的离开为了母亲能够和自己说上一句话,薛麟在苦命的修炼,能够期待自己那一天可以把自己救出。可是现在五年过去了,自己身体长高了到时不错,课翩翩自己还是依旧停留在十二星元徒上依旧没有凝结成元力师的象征印记------元婴。

一想到这里薛麟心如刀割,多年以来自己在家族中凭借着自己超长的实力可畏是威风一面,而现在呢,十四岁就是自己完结的时候,自己真的就像眼睛一闭安静的离开这个纷争的世界,离开这所谓的功名利禄。十四岁了没能够凝结元婴的人纵观整个肖家这样的人是少有的,自己是一个奇葩吗?

也许以前自己是分光的,可是明天就是自己的末日,明天一过,自己将不会在能够和母亲说话,仅管母亲都是默默不语只有自己每天的诉说,可是那样也是薛麟为了坚持活下去的勇气,明天一过,也许自己也就不会再苟活再次,期待明天奇迹的出现,期待明天早早的过完,自己也将在明天结束这十四年的光阴。一个曾经的天才外族少年得到家主的重视,得到多人崇尚的目光,在明天就会慢慢的被世人遗忘,被世人摒弃,让大家知道所谓当年的天才只是一个废材,只是一个白痴。